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

[2015] Camino Francés – D2 (8/20): Larrasoaña

六點整,教堂準時開燈,但在那之前,已被早起出發人們的窸窸窣窣聲叫醒。排隊使用著廁所,換下睡衣收好背包,跟Lee互道一路順行,踏出教堂。不到七點,天亮前的月光跟路燈照著前方的路,附近的餐廳還沒開門,只得繼續往前走到下一站才有得吃。這讓我知道,接下來要記得在前一天準備早餐,不然得餓肚子上路囉。

沿著路旁小徑走著,看到公路距離聖地牙哥還有790km,思考著這一路不是只有780km,扣掉昨天的27km,怎麼還有790km呢?請路過的情侶拍下鬼打牆的自己,犯傻的忘了那是開車的距離。回頭再看看,當時拍照的兩人,是後來一直遇見的波蘭情侶,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留下了什麼美好記錄。
 
後來在路上常常遇到的波蘭情侶
大概走了30分鐘,來到一間超市,進去買了路上需要的食物,其中,這一路上我最愛桃子,這個時節的桃子,各式各樣香甜的不得了。今天前半段的路程是走在一片放牧區,輕霧繚繞,陽光灑下,靜懿悠然。記得上一次漫步晨霧中,是2012在北疆喀納斯,我的第一次徒步。早晨離開禾木村的新圖瓦人木屋,彷彿置身仙氣被洗滌著,但內心滿足的蹦蹦跳跳。但這次,背上的10公斤讓我只能墊腳跳幾下以示雀躍XD
 
置身晨霧的美好
經過幾個小鎮,不知是西班牙人的早晨比較晚開始,還是時間真的太早,沒遇見幾個居民,但8月中是花兒盛開的好時節,緊閉的門窗,白色的牆面,幾盆花團錦簇的街景,彷彿怕會驚擾這份恬靜,朝聖者們也靜靜的走著。
 
八月的西班牙小鎮
一下行經草原,一下鑽進樹林,一會兒又經過小鎮,雖然一路很多朝聖者,但沒遇到同樣步調的。除了不停歇地往前走,隨手關上放牧區防止動物亂跑的柵欄,享受映入眼簾的美景,還有拍下不想遺忘的過程。路過一個小鎮時,在T字路口要右轉前,發現左邊教堂超高的鐘塔,正想拍下卻被旁邊的大叔叫住,原來是要告訴我哪個角度拍起來最好看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需求比正常人還﷽﷽﷽﷽﷽﷽﷽。第一個想法不是大叔人真好,而是西班牙人的英文比法國人好?!雖然可能不是事實,但這段路上西班牙人很願意開口幫忙,即使是雞同鴨講。
 
左邊的大叔指導我拍照角度:)
行經了幾個小鎮,倒也不擔心水源不足,更何況我自詡是隻駱駝,對水的需求比正常人低一些,但經過這座飲水機,還是忍不住喝了點。這大概是我見過,如果沒寫 potable 我會不敢喝的飲水機XD。經我證實,這天喝了沒有拉肚子,至今(2018)也沒有寄生蟲問題XD
 
喝吧~沒問題~
上路的第二天,也是第一天走在西班牙境內的朝聖之路上。除了習慣路上的氛圍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路上,也是上路的第二天,,也在觀察這一路上的標示。有時只有一個人慌張,有時跟著路人可能走錯;或是有兩條路的選擇,你跟路人想要的不一樣,這在後面的路程發生了幾次。但只要仔細看,一定會在躊躇的路口,找到需要的指示!不管是官方的藍色路牌,牆壁上的藍底黃色放射狀貝殼,黃色噴漆,或是石頭堆砌的方向指標,甚至是路人都會指引你回到往聖地牙哥的路上。
 
一路上不乏指引:)
穿過一條大馬路,遇到今天第一個行動攤販,也許今天只會從庇護所得到一個章,決定跟攤販買個運動飲料,順便蓋個章讓今天能有兩個章,而這是一路上唯一從行動攤販得到的章。中午左右,來到 Zubiri,其著名的是跨過河流到小鎮由石頭堆砌的小拱橋。伴隨著今天豔陽高照,已有一群人開心的在玩水休憩,而我則繼續往鎮上走,找到商店買了食物,在商店外的飲水機洗好水果,躲在陰涼處喘口氣。商店附近的庇護所不知是已經有人投宿,或是營運的餐廳生意興隆,外面一群熙攘等候的人,顯得我們幾個在飲水機旁午餐的突兀。跟從法國來的 Isabelle 聊了幾句,還是決定獨自享受午餐的悠哉,然後各自上路。
 
天氣炎熱不言而喻
離開 Zubiri,遇到一個走錯路的大叔,雖然語言不通,但趕緊呼喚他回歸正途。接著持續早上的獨行,直到接近 Larrasoaña 才遇到一個高個男,問我今天是不是也停留在 Larrasoaña,然後一起在小鎮尋找著公立庇護所,這是我跟 Martin 的第一次見面。
 
Martin 真的好高啊~
下午 2點半,放下行李立刻洗澡洗衣曬衣服,這是每天的標準動作。庇護所的後方是大家搓衣服的洗衣台,大太陽下,各式各樣的衣服飄揚著,一點都不彆扭。出門晃晃這個小鎮,最重要的是去找商店買瓶冰涼的啤酒!但艷夏的西班牙,商店居然沒有開。這才學到,原來西班牙人的午休時段到45點啊!大門緊閉的教堂,今天應該沒有彌撒可以參加;看到幾個人坐在小店喝酒,雖然覺得好像不錯,但一開始還不習慣一個人坐在店裡喝酒,決定回庇護所等商店開門。

終於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得好像不錯,但旅行的。接著一路上,時間一接近5點立刻往商店前進,商店位在舊城區外的住宅區,走路要5-10分鐘,但大家都一定要走過去,為了買口飯吃。踏入商店,庭院掛著巴西國旗,老闆倒了杯紅酒給每個進商店的人,雖然來的人一定會消費,老闆無需這般大費周章,但不得不說,飲酒逛商店的感覺真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。接著一路上!買了瓶啤酒,跟有趣的海味罐頭還有麵包,這是今天的晚餐。但早知道我就晚一點再吃飯,因為接著遇到走錯路的西班牙大叔跟 Isabelle 分別問我要不要一起,然後碰到從Saint Jean下車的男子,我們暫且稱他為靈性男吧,他跟一個東北大哥走在一起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要一起吃,﷽﷽。接著一路上,雖然我沒有跟他們搭伙,但東北大哥說他帶了罐炸醬,找一天有精神要煮炸醬麵給我吃,自此,我天天都盼著能遇上炸醬麵大哥!

儘管拒絕了大家的邀約,忍不住去廚房觀戰,大家乒呤乓啷各自煮著義大利麵,超級熱鬧。不過今晚也不是一個人的晚餐,坐在外面木桌進食時,一個大叔拿著啤酒坐下,當他拿出他的旅遊指南,就是我那本德文指南啊,忍不住攀談起來,即使德文破得不得了,但聊的開心了,大叔還把多買的酒分享給我。德國大叔說打算每年都跟家人請假,分5年一個人走完這段路,明天他會停留潘普洛納,而我們不會就再遇到,儘管知道路上就是這樣,還是有點失落。
 
跟德國大叔聊天暢飲西班牙啤酒~結論是德國的比較好喝~哈哈~
雖然獨行了一天,但路途中遇到的人,庇護所遇到的人,都是後來常常見到的夥伴,習慣一個人的我,倒也很喜歡這樣的過程。一個人想拍照就停下來,想休息就找地方坐,想略過午餐繼續走也不彆扭。今天 7am-2:30pmfitbit 紀錄著 30.42km




2018年2月11日 星期日

[2015] Camino Francés – D1 (8/19): Roncesvalles

鬧鐘響了,趕緊關掉怕吵到室友,刷牙洗臉收好行囊,直接背到大廳。老闆準備好的早餐飄來陣陣麵包香,已經有一桌坐了四位朝聖者,傳來熟悉的德文對話。在德國打工度假這半年,遇到好多很棒的人事物,打從心底喜歡這個民族。放好背包,拿了杯橙汁,在麵包上塗抹滿滿的奶油跟果醬,這是我到德國後習得的壞習慣,奶油吃得多,哈哈~~~  滿足的喝完橙汁,請老闆在我昨晚拿到的朝聖護照蓋上第二個章,只有庇護所才會有章(應該Saint Jean所有的青旅都算是庇護所吧,哈~),這裏,我踏上朝聖之路的第一晚住宿。

踏出青旅,晨霧繚繞著小鎮,憑著昨晚印象在老城區做最後巡禮,已有一些同路人出發,而我因為突然發現一間賣明信片的店家,蹲在郵筒旁寫著明信片。旅行就是這樣,很多事情錯過就不再了,一定要把握當下,趁熱寄出我想與家人分享的回憶。臨走前,來到教堂,空蕩蕩的聖堂,這個時間還沒什麼信眾,只有我跟幾位朝聖者駐足,點了根蠟燭,祈禱一路順利。

步出城門遺跡時,遇到了兩位來自巴賽隆納的大哥,他們熱情的聊了幾句問聲好,幫我跟起始的路牌拍了張照。很快步伐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,他們了得的腳力就將我遠遠拋在後方,但我也不急著追逐他們的步伐,只想用自己的步調體驗這條眾人走過都滿足的道路。緩緩上升的坡度,放眼望去一片綠意盎然,路旁的羊群身上噴灑著藍色的漆,主人向大家宣示著主權,草地跟羊兒是這段路主要的景象。今天的行程,資料顯示路程約27km,是一段平緩的山路,只有最後的陡下坡比較麻煩。朝聖者會穿過庇里牛斯山,走在Napoleon route從法國進入西班牙的納瓦拉(Navarre)自治區。歷史不太好的我,說不出什麼大故事,但無法想像得在這麼美的地方打仗,而沒有樹林的草原,該怎麼躲藏呢?

走著走著,來到了距離Saint Jean八公里外的的第一間庇護所Orisson,據說這間庇護所開飯前會讓大家自我介紹,有著濃濃的教會氛圍。庇護所旁有個架在山邊的平台休息站,是這段山路的第一個加水站,一路上,只要見到標示potable的水龍頭,都可以安心飲用。晴朗的艷陽天替今天的徒步大加分,遠方奔跑的羊兒,空中盤旋的鷹群凸顯天藍山青的迷人景色。還有同路的朝聖者, 像是一對來自丹麥的情侶,他們在路上撿了一支登山杖長度的粗木棍,當場玩起了法師使魔杖的魔力大爆發,我從旁邊經過快笑死,哈哈哈~~~   這些都讓山路走起來趣味無窮。
 
行經庇里牛斯山
這段路上,有幾個攤販出沒地,他們販售營養補給品,如果喜歡,也可以請他們在護照上蓋個章。而單車騎士,是翻山路少有的景象,因後路段的樹林跟下山的陡坡,單車朝聖者大都選擇繞道而行,不跟庇里牛斯山強碰,但還是讓我遇上一個。看看他的裝備,猜測他只是來練習的吧?不然就是付費請庇護所人員將行李送到他今晚的住宿點?不管如何,心裡祝福著他行車安全。
 
少見的單車騎士
進入西班牙國界前,有座聖母瑪利亞雕像,是這段路的知名景點,而我在這遇見南韓來的Lee跟她邊走邊聊天的時光,讓山路走更輕快Lee趁著結婚前一個人到歐洲探險,而這段朝聖之路,是她旅程的最後一段,回國後就要結婚了。她跟我分享著南韓低落的女性工作權,提到她認識的女性同事,她是第一個要進入婚姻的,甚至老闆都為了繼續做喜歡的研究工作而選擇不婚。我不知道這是否是南韓的常態,但聽完默默地掬了一把淚。幸好,她說近年來女性意識抬頭,狀況有比以前好。不過提到她未來的婆婆,因為未婚夫跟她一起學做菜,還幫忙做家事,讓她被婆婆翻了好多白眼,只能祝福她未婚夫繼續當新好男人,做家事吧!

經過第二台攤販,我們決定停下來午餐,回頭看看爬上來的路徑, 脫下鞋子讓腳丫子感受著涼風,真是身心舒暢。收拾好午餐的垃圾,繼續往前走,很快就來到辦事處阿姨提醒我一定要走羊腸小徑的標記點,據說跟著車子大路走,會下山到另一個小鎮,而無法翻過山頭進入西班牙。還好,想忘記這個地點都沒辦法,因為一路上我們已經跟隨前人的腳步,踏在一條條被踩禿的草皮上,而現在,我們也會繼續跟著前方的朝聖者。
 
辦事處阿姨的貼心提醒
經過路旁一塊石板,上面標註著距離聖地牙哥還有765km,看看手上的fitbit,嚴重懷疑這些距離是怎麼測量的,決定相信手上的運動手環,開始每天一抵達住宿就確認行走距離的習慣。第二個加水站後沒多久由於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跟隨著前人的腳步,踏在一條條,我們看到了納瓦拉自治區的石牌,提醒著我們已經身處西班牙,景色慢慢的除了草地出現了樹林,起了點霧,相對濕度較高的環境,連坨牛糞上都長起了香菇,好不滋潤啊XD

終於,我們來到這段路的制高點,人們不約而同地坐在坡上曬著太陽聊著天放牧的馬兒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上聊著天﷽﷽﷽    ,放牧的馬兒悠閒的躺在草地上,我第一次看到帶著愛犬上路的朝聖者,希望狗狗們的腳不會受傷。休息過後,等著我們的是一路向下的陡坡,然後進入一片陽光灑下綠油油的樹林。在這裡遇到一對爸媽帶著三個兒子上路,最小的大概才幼稚園,路過小兒子身邊,我對他比了一個讚,沒想到下一秒他就爬上媽媽的懷抱,還害羞地不敢看我,只能說爸媽真是太勇敢,體力也好,才能帶著孩子們來到這裡。
 
納瓦拉自治區的綠意盎然盎然
我們在四點左右抵達Roncesvalles,在橋邊等著大家的是兩位教友,熱情地送上祝福的福音本。過了橋,我們先去酒吧領取Lee今晨託運的行李,就在此時,一群牛群往我們逼近,趕緊靠向路邊,趕牛小弟揮舞著竿子,真是一竿絕活啊!來到聚集人群的酒吧遇到今天早上的巴賽隆納大哥,腳程快的他們3點就到了,還告訴我們教堂住宿比較便宜。等著登記住宿的人多到排到門口,登記資料後,教會人員帶我們放好鞋子來到樓上,挑高的天花板跟整排的床位,應該超過50個床位吧,不敢想像晚上震耳欲聾的情景,瞬間了解為什麼鞋子規定放在樓下。唯一優點是床跟床間有隔板,但能遮掩什麼呢(攤手)。走了一天路,洗個熱水澡令人欣喜若狂,雖然沒力氣在小鎮探險,肯定要到酒吧來一杯朝聖者們聚集在酒吧附近,熱鬧不已,想必大家都同意這是一天最大的獎賞!

啤酒下肚,神清氣爽,這座攀過庇里牛斯山後的第一座教堂,13世紀開始就佇立在這。穿梭其中,讚嘆著用石頭堆砌的教堂區域,稱呼它是一座堡壘不為過,而現在不僅是朝聖者的中繼站,也是座博物館。
Roncesvalles 教堂區域

六點不到飢腸轆轆,餐廳擠滿飢餓的人們,我們跟著點了
pilgrim menu,今天的主食是炸薯條配上豬排,口味不錯。晚上,這段旅途的第一場彌撒,教堂坐滿了朝聖者,聽著神父不知所云的話語,望著身邊虔誠人們表達對主的敬愛,跟隔壁的夥伴握手問好,上前領取教會的祝福,雖然我沒有信仰,但每每在路上參加彌撒都令我感動不已。回到床位,遇見了今天早上的丹麥情侶,女孩的腳扭傷了,他們要休息幾天再繼續。Lee決定明天開始不再托運背包,雖然會讓她的行動變慢,但她想跟大家一樣背著自己的行囊上路。擁抱了勇敢挑戰自己的Lee,理解接下來的行程不同而得分別,但我們相約到聖地牙哥見!我想,一路上大家都是這樣,有緣分一起走段路,但還是得踏上各自的旅程,能做的,就是送上一句Buen Camino


九點不到大家陸續就寢,差點忘了,今天8am-4pmfitbit 紀錄著29.81km